华瑞优配

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启预报 > 第六百九十九章 绿日来人

第六百九十九章 绿日来人

    面目全非。

    不止是发型的变化,还有气质乃至圣痕的转变。

    在通过微创手术植入混种的特征之后,他的头发被深渊造型师的剪刀重新塑造,变成了短发,不过加长的刘海凸显出几分阴沉和木讷。

    而**的后背上,则被特殊的涂料和地狱画师涂抹上了崭新的作品——宛如在蠕动的黑暗之中,破败的寺院里,鬼火升腾,狰狞的老僧背负着一口沉重的铜钟。

    可是看久了,就隐约能够窥见一扇诡异而森冷的门扉轮廓。

    “瀛洲谱系二阶·野寺坊,主要特征是鬼火、死亡气息的侵蚀和震慑——属于罗生门的下位圣痕之一,再往上走就是茨木童子。

    特征和擅长的方面正好和你完全重合,记得不要露馅。”

    艾晴的手指在手机上滑动了两下,植入槐诗颅骨中的小角就微微一震,内里的秘仪自行运转,竟然将槐诗的源质波动压制下来,降到了二阶的程度。

    槐诗想了想,问道:“木魅的话不是应该更合适一点么?”

    “木魅的战斗力太差了,虽然无害,但不适合你在短时间内提升地位。你的目的就是打入丹波内圈的黑道,并且努力的爬升地位。最近黑道火并很严重,也更方便你建功立业。反正这年头的极道都是一帮死不足惜的人渣,你大可以放手施为。”

    槐诗听完忍不住想要拍手。

    这一波艾总实在是太细了,不仅是出身和圣痕,连连接下来升职加薪,走向极道巅峰的方法都帮他铺垫完毕。

    “那接下来还有什么我要做的么?”他问道。

    “在任务开始之前,先给自己起个名字吧,好歹是卧底任务,希望你不要乱来,如果名字太见鬼是通不过的。”

    “放心放心,我可最喜欢这个环节了。”

    槐诗接过表格眉开眼笑,略作沉吟,旋即大笔一挥,写下了崭新简历上的最后一笔。

    “怀纸……素人?”

    艾晴皱眉,察觉到有点问题:“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是啊,我也好像在哪里听到过,随手拿来改一改,但愿不会得罪什么人吧。”

    槐诗一脸认真的点头,丝毫不担心露馅。

    在神迹刻印完成的瞬间,事象收缩便已经结束了,怀纸素子的记录开始迅速的稀薄,到最后只剩下一个轮廓。

    哪怕是参与人也只会记得有这么一件事情,有这么一个人,但更多的事情都被淡化和消除了,不必担心有露馅的可能。

    简单一点来说,就是曾经一度女装的黑历史已经被抹除。

    除非哪个超大型组织闲着没事儿投入大量人力资源,穷搜怀纸素子的一切,通过追溯类型的神迹刻印,才有可能拼凑出一点情报出来。

    但这和我槐诗有什么关系?

    饭都恰完了,哪里还用得着担心掉马的问题?

    再过了三十分钟,所有细节安排妥当,新鲜**的混种少年力士怀纸素人就这么出炉了。

    资料中作为他师傅存在的松本大关早几十年就和统辖局有过合作,而作为他入行的引荐人田中,干脆就是统辖局的隐秘线人,否则怎么可能活到金盆洗手?

    哪怕不干涉现境内政,作为一个维持现境运转的庞大机构,天文会的影响力依旧无孔不入,无处不在。

    当着一份权力经过了层层批准,被有限动用的时候,所造成的影响力依旧足够庞大和深远。

    就像现在。

    现境已经凭空多出了一个叫做怀纸素人的人,从接生记录再到小学同学再到道场的同年全部都已经准备完毕。

    整个过程甚至没有花五分钟,有超过二十六分钟都是在等待批复和通过而已。

    等到槐诗在地铁买了本相扑入门的时候,他就已经从一名象牙之塔的人民教师,变成了一个急需用钱、走投无路最后投身极道的混种青年了。

    如今,他最关心的,反而是另一件事情。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搞不定的话,最后会怎么样?”

    这是在临走之前,槐诗提出的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我搞砸了,最后没有成功的话,天文会会有更进一步的措施么?”

    出于对天文会的认同感,槐诗倒是很给面子,没有说出那些大家都懂的话来。但艾晴依然明白他想问的东西。

    “用不着担心天文会会清洗丹波内圈。黑函也是有限额的,槐诗,统辖局没有丧心病狂到因为一条失控的生物定律就杀光所有兽化特征者的程度。”

    艾晴说:“但其他地方可不一定。”

    “要知道,急着这帮混种死的不够早的可不是天文会……这是这个国家的内部问题,你明白么。

    遵照五常和天文会的第一法案,天文会不能干涉现境任何主权国家的内政。尤其这个国家的主权还有两个的时候……”

    她伤脑筋的揉着额头,郁郁的叹息:“我们必须在他们做出动作之前解决这件事情,以免他们的将军或者皇帝偶然哪一天想起来,自己脚下还有一群混种,什么,他们还想要暴动?太好了,我们去屠杀他们吧!”

    这才是宫本弦一郎最害怕发生的事情。

    他不怕天文会,天文会是要脸的,或者说,必须要脸,否则一旦卑微沦落或者染上什么令人发指的污点,就会失去崇高的立场。

    这是这个组织存在的基础。

    事情哪怕再大,他们都一定会头铁的去解决。

    但其他人不一样……其他的人,不会在乎。

    和诸多强大的力量相比,混种的力量实在太过渺小了,纵然暴动,也绝无任何成功的可能。

    哪怕是绿日应该也清楚这一点,只不过是拿他们当达成目的的炮灰而已。一场狂欢后,所有人都粉身碎骨。

    一将功成万骨枯,成就的不过是其中寥寥几个野心家而已。

    “那些人……”槐诗欲言又止,“我是说兽化特征者,为什么会……”

    “会这么愚蠢?”艾晴冷笑,说出了槐诗想要说的话:“为什么会心甘情愿的被人利用?”

    “别想太多了,槐诗。他们只是不够聪明而已。”

    她说,“如果人不能放下仇恨,就学不会思考;如果不能报复,就得不到公平。思考和公平,这两样他们都没有。

    他们凭什么要理智?”

    她低头,翻检着手中的卷宗,看着上面汇总的消息,漠然的说道:“有些人真的以为这会是解决之道,而有些人则清醒的很……只不过他们已经一无所有,所以才想让别人同自己一样。

    这时候真正的聪明人,就应该浑水摸鱼,为自己博取最大的利益才对。”

    “你猜现在七星集团笑得有多开心?俄联的走私贩子最近已经把路线全部开动了,日夜运输,又是为了满足谁的订单?还有多少违法教团摩拳擦掌的想要参合这一场狂欢?”

    艾晴抬起手,比划了一个爆炸的手势:“所有人都在等待,只要一场宣泄,大家都会有光明的未来。”

    boom!

    不顾后果的爆炸迸发,恐怖的火光扩散,吞没了槐诗。

    令他终于从梦中惊醒,汗流浃背的看着眼前的陌生的天花板,上一任住客留下来的色情海报之间,霉菌扩散。

    “怀纸素人,怀纸素人,醒醒!”

    他回过头的时候,便看到从床下面伸出来的半张脸,正瞪着他。

    不快的催促。

    “藤本先生找你,动作快点,别让大哥久等!”

    绿日的回音终于来了……

    槐诗精神一振,匆匆起床,脸都来不及洗就跟着来人一同赶往藤本商事。

    穿过狭窄的小巷,还有两侧乱七八糟的景象,在微弱红灯的照耀之下,能够看到几个橱窗后面的女人在抽着烟,向着他招手。

    黯淡的灯光难掩眼角的斑纹,空洞的眼瞳晕染着粉红的色彩,什么都看不出来。

    他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停顿了一下,却又被后面的人推了一把。

    “行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想女人……等发达了想找多漂亮的都行,快点快点,别让客人等急了!”

    传讯者不耐烦的催促着,让他继续前行。

    在匆匆一瞥之中,他好像看到了一个背影正拿着一张照片和一个妓女说着什么,那个女人一脸不耐烦的催促他滚到别的地方去别妨碍自己做生意。

    但那个背影一定在哪里见过……

    似曾相识。

    但肯定不是什么重要角色,因为槐诗完全就没有什么印象了。

    这种古怪的错觉很快就被他抛到了脑后。

    地方到了。

    奇怪的是,却不是藤本商事的办公室,而是在楼下后巷中。

    一辆加长的面包车,上面还贴着藤本摄影的广告还有大胸小姐姐的照片。

    藤本从驾驶席上探出头来,微笑:“怀纸君,你终于来啦……晚饭吃过了么?”

    “还没。”槐诗摇头:“说实话,肚子饿得慌,这是要出门么?能不能先让我吃个饭?”

    “路上有的时间给你吃,先上车吧。”

    藤本抬起手,指了指身后的车厢:“有人在等着你呢,你动作最好快一点。”

    槐诗回头,察觉到车厢里引而不发的凌厉气息。

    里面有两个升华者,隐约能够感觉到隐隐的敌意,隔着贴了防晒膜的车窗,以他的视力竟然也看不清车厢内的具体消息。

    但用脚后跟想想都知道,能够让藤本这个极道老大来当司机开车的,肯定不是一般人。

    最大的可能就是绿日。

    也就是说……绿日的人终于来了?

    看了一眼视网膜上‘信号畅通’的标志,槐诗顿时无所畏惧,随时可以呼叫天降正义和炮火洗地,大不了搞砸了之后把这群家伙干掉。

    只要知情者都死了,就没人知道我潜入了!

    怀揣着这样的信心,他拉开了车,钻进了那一片昏暗中去。

    然后,迎面传来了肃冷的质问。

    “姓名?”
中国股票配资平台理财头条网银行配资期限大牛时代配资毕节配资开户吉电股份股票高碑店配资开户于都股票配资公司海南瑞泽股票粤港澳概念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