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瑞优配

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淮叶一榭 > 第204章拿出桃花酿

第204章拿出桃花酿

    燕王府。

    顾宽匆匆赶到,却是瞧见燕王府大门紧闭,只能试探着过去叩门,谁知,还真是有人过来开门。

    “你是......顾家的少爷罢。”说话的是谢尉,他去顾福德时候,曾经见过这少年。眼见着少年这会儿满脸慌乱,兴许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自然不敢耽搁,“不过您来咱们燕王府是有何事?”

    顾宽深吸了口气,眼圈红红的,“求您救救祖母,祖母今个不知为何呕了好多血!”

    谢尉明白过来,这是顾家的老夫人出了事儿!

    “进来说,公子暂且等上一等,老奴这就去唤林公子过来!”谢尉正想往林问枫院落那边去,却是瞧见自家王爷直直走了过来,“王爷。”

    “你快去罢,这里交给我就是。”谢筠语气平淡,视线始终放在顾宽身上。

    见着谢尉走得远些,顾宽讪讪道,“殿下怎的一直盯着我?”

    “这会儿倒是不担心自己祖母了,嗯?”

    “殿下说得这叫什么话!”顾宽一脸愤愤,倒好像真被人冤枉一般,“伯父说的对,殿下身居高位,什么钟情全都是骗人的!大姐姐丧事尚未过去,您倒好,直接带了来路不明的女子回去金屋藏娇,果然是天大的本事!”

    顾宽这话说得,七分真心。

    对于顾淮叶,他多少还是抱着些真心相处的,五石散一事他的确是通风报信,对不住顾淮叶。事后又为了摆脱嫌疑,不惜自己受伤,平白惹得顾淮叶关照。

    顾淮叶出事,更是他没想到的,毕竟主子那边的意思可不是这般。现下谢筠的举动更是让人不解,分明从前和顾淮叶那般好,这才多久,就把从前忘得一干二净。

    说到底,鸣不平而已。

    谢筠静静地看着顾宽,嗓音发冷,“倒是看不明白你,究竟是看不得她好,还是为她好。”

    顾宽一时语塞,谢筠说的没错,他如今的举动可不就是墙头草一样么。顾淮叶没出事的时候,就一心向着自家主子,顾淮叶现在出了事,反倒为她鸣起不平来。

    又当又立,最是可恶。

    还想说些什么,就瞅见谢尉往这边过来,身后跟着个月白色衣衫的年轻人,正是林问枫。

    “顾老夫人是怎么回事,照理说即便身子亏空,也不至于这般......”林问枫话说到一半便没法接着说下去,是了,就算老夫人原本不至于这般,眼下加上顾淮叶的事情,只怕是饱受打击。

    顿了顿接着道,“先回去顾府瞧瞧罢。”

    顾宽看了谢筠一眼,扭头就带着林问枫上了马车,毕竟老夫人的病情耽搁不得。

    谢尉看自己王爷站在王府门口好半天,心里兀自纳闷,不晓得谢筠在看些什么,“王爷?”

    “无事。”

    说罢就进了王府,没人注意到旁边小巷里的黑衣少年径自跟着那马车一同去了顾府。

    马车行的很快,不多时就到了顾府,林问枫再次站在顾府这里,心里倒是颇多感慨。物是人非,旧人已不再,这顾府莫不是也要逐渐走向没落罢。

    “林大夫,您快瞧瞧母亲!”顾徽先看见的林问枫,顿觉空落落的心放在实处,林问枫医术高明,想着定然会有法子的。

    林问枫还未进去,便嗅到好大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凑上前去,隐约掺杂着淡淡的腥甜。若非林问枫常年接触药草,嗅觉灵敏得很,定是闻不到的。不过这味道很淡,林问枫也不大确定,还得仔细查看才能确认。

    顾老夫人这会儿脸色倒是红润起来,只是,神志似乎不大清醒。

    半夏候在一旁,手里还捏着洗净的锦帕,以备不时之需。顾老夫人瞧见林问枫,笑眯眯地看着他,“卿阳怎的这么多年依旧如此年轻,我倒好,早早便成了老婆子。”说着还叹了口气。

    林问枫心头一震,卿阳,卿阳,正是自己祖父的名字。

    “您方才叫我什么?”

    顾老夫人扑哧乐了出来,“我老糊涂了,你怎的也老糊涂了,竟是连自己名字都不记得!”

    “林大夫?”顾徽瞧着林问枫半天没什么反应,只得出口提醒他。

    林问枫猛地反应过来,“顾太傅可否先出去,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再唤你们进来?”

    顾徽点点头,看着自己母亲这般模样怕已经是回光返照,方才呕了那许多血,怎么可能忽地就恢复过来,只能寄希望于林问枫,看他能不能想法儿拖延些。

    半夏离得近,老夫人方才可是管林问枫唤作卿阳,想也知道这中间定是有什么隐情。只不过终究是林问枫的私事,她也不能多说些什么。

    见多了生离死别,也知道人死之前大抵就是老夫人这般,不愿记起那些难捱的事情。

    顾老夫人又唤了声,“卿阳,我见着你家孙儿了,和你生得很像,是个医师。”

    “卿阳,你有个好孙儿!”

    “前些日子,我回了趟金陵,怎地没瞧见你,莫不是躲着我这老婆子罢?”

    “卿阳现今怎地这般寡言,同当初可是半点儿不像!”

    ......

    顾老夫人絮絮叨叨说了许多,林问枫大约明白过来,想来顾老夫人早就认出自己,知他是林家的后人。

    可惜林家满门......

    “卿阳,我这儿还有今年酿好的桃花酒,都没舍得喝,叫人去取来罢,就在外头酒窖里。”顾老夫人笑吟吟地望着林问枫。

    林问枫微微一怔,还是站起身来叫住外头候着的半夏,“劳烦半夏姑娘去将桃花酿取来。”

    “母亲她......”顾徽愣怔片刻,不知林问枫这是何意。

    “现下只能说是尽人事,听天命。方才老夫人就直念着这桃花酿,要我拿来,顾大人也一并进来就是。”林问枫神色凝重,给老夫人把过脉,更是确定方才那些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顾徽了然,但了然和接受不是一回事。

    那桃花酿还是顾老夫人去金陵的时候带回来的,原本打算在顾淮叶成亲时打开,这下倒是再也等不到。

    林问枫医术再高,也不是神明。

    他是真的救不了老夫人,就像是当初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往日亲近的家人倒在血泊中,无能为力。
中国股票配资平台理财头条网银行配资期限大牛时代配资毕节配资开户吉电股份股票高碑店配资开户于都股票配资公司海南瑞泽股票粤港澳概念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