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瑞优配

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将军宠妻之独慕花朝 > 第192章 请他吃饭

第192章 请他吃饭

    斐羽卿气的不轻,“你混蛋你。”

    她嘀咕:“怪不得皇上不会同意你和六公主的事。”

    骆辛川把杯子重重往桌子一甩,扔下一句“我本来就是混蛋。”拂袖离开。

    斐羽卿看着离开又返回来的骆辛川,大小姐脾气也上来了,下巴一抬,“有本事你别回来啊。”

    骆辛川也不理她,径直地往软榻方向走去。

    要不是墨珏说外头还有楚君安的人,他才不会回来。

    他躺在软榻上,思索着今后应当如何。

    花朝在房外看月亮,等了好久,慕长风才回来。

    她噘嘴抱怨:“慕长风,你现在天天都回来的好晚。”

    慕长风也深知自己回来的晚了,走过去把花朝搂进怀中。

    “阿朝,皇上的情况越来越不好了,现在朝堂之上……唉。”

    花朝抬起小脸,“他的身体本来就快要不行了,如果没意外情况的话,还是可以再撑一段日子的。”

    现下楚渊被废,皇上又迟迟不开口立储之事,几个皇子自然都在盯着太子这个位子。

    “阿朝~”慕长风微信上挑,花朝自然明白他这是想如何。

    “嗯。”

    他看了看天,沉思:“天色已晚,我们该休息了。”

    不是花朝多想,而是慕长风实在是……太过狡猾。

    她皱起一张脸,直视慕长风:“慕长风,你能不能不要这么……”

    “哦?那阿朝说说,我怎么了?”

    “你……”

    花朝整个身子被慕长风抱入怀中,慕长风一脸戏谑:“既然阿朝说不出来,那我就做一些事情出来让阿朝形容?”

    一些……事情……

    花朝光是想想,就只觉得自己脸红的像猴屁股一样。

    “唉,你听我说。”

    慕长风把她放在床上,弯腰看她。

    “说什么?”

    花朝滚向里面,用被子裹住自己,只露出一个头。

    “六公主已经成亲了,还有那个骆世子,今天也成亲了。”

    虽然她是个女孩子,不应该提这些事的,但是她有些等不及想成为慕长风的妻子了。

    她扑闪着大眼睛,一脸天真:“我们什么时候成亲啊?”

    看她这寻求答案的样子,慕长风笑着摇摇头,开始自顾自地解着自己的衣物。

    成亲?

    他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把对朝廷有异心的人铲除干净。只有这样,才能让花朝平安的嫁给他。

    他跪在床上,朝花朝招手,“过来,我轻轻的。”

    受到美色诱惑的花朝没出息的从被子里爬到慕长风的身边。

    虽然花朝同慕长风亲近的次数也不算太少,可是每次完事之后还是累的连手指头都不想动。

    慕长风吻了吻花朝的额头,“快休息吧,阿朝。”

    花朝又哼哼唧唧好几声,背过去不看慕长风。“你每次都说轻轻的,可是每次都……”其他的词语她也说不出口。过了好大一会花朝才睡着。

    慕长风又吻了花朝的脸,轻叹:“阿朝,对象是你的话,我难以把持。”

    第二日。

    花朝伸手去探身边的人的温度,已经凉了。果然,男人啊,都是这样。

    她睁眼,喊:“时安。”

    “来了来了。”时安进去后,伺候着花朝穿衣。

    “公主,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太过于……激烈?”

    花朝不解:“什么……激烈?”

    时安指了指她脖子,花朝立即捂住自己的脖子,又偷偷在镜子前照了下。

    真是,印子还不轻呢。

    她也不扭捏:“时安,你懂的不少啊。”

    时安脸变得越来越红,低头,谦虚道:“时安还没有公主懂的多。”

    花朝:“……”像是给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自己还跳了下去。

    “你给我找件高领的衣服,我们今天出去逛街。”

    “逛街干什么?”

    “给你置办嫁妆,毕竟你与齐进……”花朝朝时安递了个眼神。

    “姐姐……姐姐……”慕辰溪跑着进了花朝的房间。

    花朝看清是慕辰溪,眼睛泛光:“溪儿来了?”

    她蹲下身,捏了捏慕辰溪的脸,还是忍不住开口:“真可爱啊!”

    她抓住花朝的手:“姐姐老是夸我可爱。”

    “不对,不对。”慕辰溪懊恼:“应该叫婶婶。”

    花朝笑。

    “太可爱了!!!”

    “要不要和婶婶一起去逛街?”

    慕辰溪点点头:“要去玩。”

    花朝蹲的腿有些发麻,站起身抚摸着慕辰溪的头:“好。”

    “收拾一下,我们这就去。”

    时安提醒:“可是公主还没用膳呢。”

    “无碍,去街上吃。”

    时安也不多说,叫上了清桦。

    “婶婶,我想要这个?”慕辰溪蹦着要去碰那个小拨浪鼓。

    “溪儿喜欢这个。”小手指着小摊。

    “喜欢我们就买。”花朝让时安掏出银子,递给商贩。

    “来,溪儿拿着。”花朝把拨浪鼓递给慕辰溪。

    “花朝……”

    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男声。

    “你,怎么在这?”

    容七弋也很是纳闷,“你不是回姜国了吗?”

    “我什么时候回姜国了,我怎么不知道?”

    “慕长风告诉我的。”

    花朝腹诽:慕长风,你个大醋坛子。

    容七弋看花朝这样子,就知道自己被慕长风骗了。

    “今天,能请我吃饭不?”容七弋刚到,怕花朝又跑了,忙不迭开口问。

    “容七弋,我像是会逃你那顿饭的人吗?”

    容七弋重重点头。

    “那行,去哪?”

    花朝抱起慕辰溪,问他。

    “去醉仙楼。”

    一行人去了醉仙楼。

    小二也是个有眼力的,忙接待几人。

    “客官,坐。”

    花朝豪气的很:“小二,把你们这的菜都上一遍。”

    “好嘞,客官。”

    说完,就去给她们端菜。

    “婶婶,他是谁啊?”

    容七弋脸一板,婶婶?

    “小孩,这可不是你婶婶……”

    “这就是我婶婶。”

    花朝也不再看容七弋,劝道:“溪儿,今天是怎么了?”

    慕辰溪双眼含泪:“你是我婶婶。”

    花朝点头,“我是你婶婶。”

    “容七弋,你跟孩子斗什么嘴啊你。”

    “当然是喜欢你啊。”容七弋嬉笑。

    花朝听到这话,摆头拒绝:“我喜欢慕长风,是慕长风的。”

    容七弋眸子暗了暗,喜欢慕长风?

    “你知道喜欢是什么吗,你就喜欢他?”

    花朝认真思索:“我见到慕长风的第一眼就喜欢他了。”甚至还想嫁给他,谁让他那么好看呢。

    “客官,您要的菜。”小二把菜摆上桌子,又下去了。

    时安看着这情况,也不好开口。

    清桦心想,这事还是要告诉将军的。

    花朝给慕辰溪夹了些菜,“我们溪儿多吃饭,快快长大。”

    “多吃饭就会快快长大吗?”

    “婶婶会骗你吗?”

    “不会。”

    容七弋看着花朝和慕辰溪的互动,有些食髓知味。
中国股票配资平台理财头条网银行配资期限大牛时代配资毕节配资开户吉电股份股票高碑店配资开户于都股票配资公司海南瑞泽股票粤港澳概念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