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瑞优配

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老公自己宠 > 第一百一十四章:林湾的违和

第一百一十四章:林湾的违和

    雪狼的确是配资开户 夏侯了,不过这个配资开户 方式显得有些太过光明正大一条短信,然后直接加上了雪狼这个名字的标注。

    无论怎么看着都是忽显得太过张狂了一点。

    随后附上的就是一个地址,这个地址不用说,自然是约了见面的地点。

    “老大,你说这个雪狼脑子抽了吗?这个地点居然就这么说出来了,他就不怕我们利用这个地址直接设下陷阱,然后让这边的警方把他给抓了吗?”

    说实在的,夏侯还真的不知道这个雪狼到底怎么想的。不过不管怎么想,对方作为一个那样组织里面的二把手,怎么都不应该做出这样的蠢事来才对,除非本来就是利用这个地址想要反设下陷阱,可他也得想一想,就凭他们之间的交情,他能够设下这个陷阱的可能性又有多大。

    就雪狼现在所做的这些事情来看他们这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相信对方的吧,既然如此的话,那么这个陷阱设不设根本就是一个样。

    “老大,你说我们要不要直接把这一位给卖了呀,反正我们也已经卖到现在了。虽然不知道那家伙到底想做什么,但他想约我们见面,我们就去吗?这可就太看不起人了吧。”

    “那你觉得应当如何?”云硕这边反问道。

    “他既然约我们见面那就见呗,不过这事情并不需要我们自己亲自过去,到时候直接派人过去就行,而如果雪狼真的出现的话,那么刚好就可以送给这边的警方,这边的警方可一直都在找他呢。”

    “也行,不管他想做什么用来试一试对方正好,那就这么做吧。”

    云硕这边立刻同意了,夏侯的建议于是两个人的电话也没持续多久。

    夏侯那边挂了电话之后,立刻就行动起来了。

    云硕眯了眯眼睛,静静的思考了一会儿之后,离开了楼上的房间。

    ………

    林湾开完一个会议之后回到办公室,就从自己的秘书那里听到了一个消息。

    “刚才那位女警察来过,她说王景安已经找到了,现在人正在医院里面。”

    秘书所说的女警察就是以实习助理的名义留在他们公司里面的那一位,之前他们在开会,这位女警察自然也进不去会议室。

    林湾挑了挑眉头。

    “王景安找到了?”

    “是的,听说受伤挺重的,现在人在医院里面还昏迷不醒,不过并没有生命危险。听说昨天被救到医院里头的时候是醒过一次的,似乎还提到了林总的名字。”

    林湾嗤笑了一声,王景安提到自己的名字,她可不认为提到自己的名字是好事情,而且这一次的绑架案件,说不定对方还会怨自己。

    毕竟绑匪那边可是直接把赎金的问题弄到了自己这边来的,而自己这边的话可是根本就没有付这一笔赎金的打算。

    恐怕这件事情绑匪那边早就已经告诉王景安了,所以这人在半昏迷的时候都提到自己,可见不会是什么好事。

    不得不说,林湾对于王景安还是很了解的。

    “要把那位女警察叫进来问问情况吗?”秘书在这边问道。

    “不用了,我的事情很多,没时间浪费在不相干的人身上。”林湾的回答毫不客气,一是这边的秘书也没有再说什么了,安静的带上了房门,走了出去。

    不过林湾并不想跟王景安那边有什么牵扯,可并不代表那边就会放过林湾。

    这天下午王景安终于醒过来了,而他在醒过来之后,面对眼前的警察,毫不客气的就把林湾给供了出来。

    王景安只说绑匪跟林湾肯定是有什么关系的,另外的话就是绑匪不止一次在自己面前提到林湾,对于林湾的过去非常的感兴趣。

    王景安甚至向警方那边透露,自己这一次被绑架,那绑匪对自己的意见这么大,可能跟自己跟林湾之间的一些恩怨有关系。换言之就是那绑匪是在为林湾报仇,至于所谓的赎金什么的,可能根本就是障眼法,他的这个话可谓是将林湾推到了风尖浪口。

    王景安就只差没有明说自己的这一次绑架事件,其实真正的主使者就是林湾了。

    于是这天下午的时候,警方这边又找到了林湾。

    从警方那边得知王景安的一些口供之后,林湾这边差点都被气笑了,见过无耻的还真是没有见过,比这个更无耻的。

    “所以你们现在是什么意思呢,是怀疑我才是那个指使绑架王景安的人是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请出示证据吧。”

    林湾真是懒得啰嗦了。

    警方这边的态度非常的好。

    “林女士误会了,按照正常的流程来说,王景安那边的口供我们是不应该告诉林女士的,之所以告诉林女士,也是因为相信林女士,不过那王景安有一点恐怕说的是对的,那就是这一次的绑匪恐怕目标在于林女士。”

    警方这边的态度很好,而且直接表明了相信林湾,并且在说这个话的时候,还显得态度非常的诚恳,这让林湾的态度也不由的好了一些。

    “但我真的不知道我得罪过什么人,也不知道这个所谓的绑匪是什么人,真的无法提供给你们什么线索。”

    其实配资公司 这一次的绑架事件,林湾再静下心来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仔细想过,可是上辈子和这辈子所发生的事情明显就不一样了,这些事情的轨迹不一样,所以自己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上辈子可从来就没有这些事,也没有那样可怕的组织出现。

    或者说上辈子这个可怕的组织出现的时候,也不过就那么短短的一段时间,并且自己在知道的时候还是从期货配资 里面知道的。

    她根本就不知道上辈子发生过什么,但是也能够感觉到上辈子发生的,跟这辈子发生的肯定是不一样的。

    就算是那个组织,在这个城市的活动轨迹也是不一样的。

    对于林湾的各种资料,警方这边自然也都是调查的清清楚楚。也确实并没有什么可疑的。

    在林湾的人生当中也并没有跟那个组织接触过的痕迹。所以警方那边也觉得很奇怪呢。

    而如果说这个里面真的要有什么牵扯的话,那也只有一个宝宝,可问题是这一次的那个绑匪看着不像是针对宝宝而来,他们跟在两个孩子周围已经许久,并没有看到过任何可疑的陌生人靠近,哪怕只是寻常的靠近都没有。

    而且几次绑匪那边透露的消息行动来看,最后的目标似乎都是林湾,这让警方不得不将焦点集中在林湾这边,可问题是林湾这边自己并不知道怎么回事,而他们也调查不出一丝可疑点出来。

    警方这边都觉得头秃了。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警方这边离开的时候林湾送他们到了门口。

    但也只是送他们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门口,并没有送他们下楼,而之后的话,林湾就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办公室里。

    只是就像林湾对警方那边所说的一样,她是真的不知道这一次的绑匪是怎么回事。

    有些烦躁的林湾这一天自然是提前下班了,而等她回到家的时候看到已经从学校回来的两个小家伙,在客厅里面跟云硕玩耍,看着那一大两小三个人,林湾的目光顿时柔和了许多。

    两个小家伙看到林湾,立刻就跑了过来。

    “妈妈,你今天下班好像早了一点。”

    “妈妈今天不忙吗?”

    听着两个小家伙的问题,林湾揉了揉两个小家伙的脑袋。

    “是呀,今天没有那么忙,所以妈妈就提前回来了。”

    虽然林湾的情绪已经调整过了,但是云硕这边还是发现了对方的不愉快。

    两个小家伙倒是没有发现,在他们继续玩耍的时候,云硕坐在了林湾的身边。

    “心情不好?”

    林湾看向了云硕,微微顿了顿。

    “怎么看出来的?”

    “大概是直觉吧,不过之前还不肯定,现在看来是真的,心情不好了,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大约是云硕的语气太温柔,林湾忍不住用一种抱怨的口气说了出来。

    “警察在今天找过我了,说是王景安自己跑了出来,不过王景安在昏迷,醒来之后说了很多不利我的话,只差没有说我就是那个这一次绑架他的真正幕后指使者了。我真不知道,原来一个人无耻可以无耻到这样的份上,真是每一次都能刷新我的下限。”

    “王景安获救的事情我倒也是知道,就是知道的不详细,我也是警方那边跟我说了一嘴……听说他这一次出来身上的伤害挺多的,尤其是左胳膊都被打断了两次,着实受到了一些虐待。”

    林湾面无表情:“所以就因为这段时间跟他有些冲突,他就理所当然地认为我才是幕后指使者。其实我倒是真的希望我是那个幕后指使者,可惜的是我不是如果,我是的话他断的就不只是一条胳膊,说不定命都没了。”

    这样冷酷的话,林湾从没有说过,而她在说这个话的时候,眼神更是冰冷无比。

    云硕听着这话都不由的微微愣了一下,猛的朝着林湾那边看了过去。

    林湾并没有回避云硕的视线。

    云硕稍微迟疑了一下之后还是说道:“这王景安,是不是做了什么其他你认为不可原谅的事?如果只是最近的这些冲突,我觉得……你不该这么憎恨他才对。”

    林湾何尝不知道自己表现的有些明显,如果只是最近发生的这点事情,自然是不至于的,但是有了上辈子的那些事情之后就很至于了。

    林湾不是什么圣母,自然不可能被伤害了之后还会选择原谅什么的,报仇血恨才是她所想的。

    但是在别人看来,自己和王景安的这些矛盾,还真不到那种你死我活的地步。

    林湾垂下了眼睑,“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你也是知道的,按理来说我也真的不该憎恨到要他死的地步,但或许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也没有什么好心肠吧,反正我对他是真的厌恶到了极点,恨不得他死的地步。”

    林湾说得十分的平静,这个平静里面反复都听不出一丝起伏,却让云硕听得心惊肉跳。

    云硕终于下定决心要好好的查一查那个王景安,查一查对方根林湾在这段时间里面的所有事情。

    只是现在的话,云硕只是轻轻的道:“我相信你有你的理由,更何况他现在的这些所作所为太不大丈夫,也是自私自利到了极点,你有任何情绪反应都是正常的。”

    林湾的心中微微一动,抬起了眼眸。

    “你觉得是正常的?”

    云硕缓缓点头。

    “你不觉得我冷血就好。”林湾的脸上终于多了一丝笑容来。

    这让云硕也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刚才在说恨不的王景安死的林湾,那时他觉得眼前的证人仿佛死过一次一样,而那个凶手就是王景安,所以才会让林湾对这个人这么憎恨。

    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林湾一直是好好的,虽说之前从楼梯上面摔了下来,但是动手的毕竟是钟雅。

    他从林湾的身上能够感觉到那么一丝违和感,可是那一丝违和感究竟来自于哪里,云硕自己却又说不上来。

    是夜,云硕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林家。盯着这边的几方势力,都没有能够发现对方的离开。

    有沃莉的帮助,在一些监控上面的话,就别想捕捉到云硕的身影,所以他在离开的时候才能显得无声无息。

    即便这个林家外面守着这里的人挺多,而那些人的能耐都不差。

    云硕再一次出现的时候,人已经在夏侯的身边了。

    云硕直接带了一张面具,黑色的皮质面具只有自己的双眼露了出来。而他身上的话,也不是在家中的休闲衣,而是一身黑色紧身夜行衣。

    “老大,你来了。”

    “山鸡派的人已经前往那边了吧?”

    “是的老大不过他们的人虽然往那边过去了,但是没有得到我的命令之前,不会直接靠近那个地址。”

    云硕点了点头:“我们也该走了。”
中国股票配资平台理财头条网银行配资期限大牛时代配资毕节配资开户吉电股份股票高碑店配资开户于都股票配资公司海南瑞泽股票粤港澳概念股